進巨我就很專情地兵艾一直線了XD

 

話說我發現Apr 9有個進巨+鬼徹腦補,無CP向,放這裡好了。

#苦惱

總覺得鬼燈的冷徹裡面都沒有正常人(鬼),進巨裡面大缺搞笑派(我知道有啦但不多),真是的,不能混合一下嗎?──啊,乾脆穿越好了((ry
「哦里維先生,真沒想到能在這裡(廁所)碰到您,工作結束了嗎?」

「嗯。你好。」

「是嗎,辛苦了,我今天也削了好幾個亡者呢。」

「唐瓜常常在說想看看女巨人呢!」

「哦?」

「喂...!不要亂講話啊你!」

「呃你們好,哈哈,大家都來這啊,也是啊,剛喝完午茶呢。」

「別跟奇怪的生物在廁所聊天,艾連。」

「哇啊米卡莎小姐好!」

「喂喂奇怪的是妳吧?這裡可是男廁,妳進來做什麼,在女廁便祕嗎?我可不記得有這麼變態的手下啊!」

「米卡莎小姐妳好,如果有什麼變態行徑的話我會很樂意安排妳的罪刑的。」

「好啦好啦請 別激動啊鬼燈先生,米卡莎只是擔心艾連... ...」

「噢,又進來了個女孩子!」

「不,茄子先生,阿爾敏是男孩子... ...」

「嘖,如果當年從廁所走出來的是阿爾敏先生我就贏了──這一定是『以下』!」

(進巨眾:)「啊?」

(鬼徹眾):「鬼燈先生,這是犯罪哦。」

後記:(最後怎麼變成鬼燈O騷擾阿爾敏這種展開的 話說回來,阿爾敏好好騷擾哦((←犯罪啊ryyy)

 

 

- Apr 8

#兵艾 「這兩人如果是室友」
最近周身氣氛太低迷了,必須給腦子打洞流通一下才行
不用說,里維一定是潔癖重症寢室一定要乾乾淨淨,搞得室友壓力很大,但又莫名覺得這矮子連擦玻璃個都殺氣側漏而不敢抗議。

:里維,玻璃擦完了,桌子都已經收拾乾淨,棉被也摺成豆腐了(ry),浴室地板的頭髮也都撿完了,可以休息了嗎... ...

:嗯,你看看地上這是什麼,艾連?

:呃... ...什麼?

:這個(從地上捏起某樣肉眼幾乎看不見的東西)是你剛剛清理牆壁時弄下來的蜘蛛網。

:所以,地板,重掃。
還要再拖一次。

不幸的室友:

後記:唉完全回憶起那悲慘該死的期末大掃除了。 打掃的時候都忍不住先掃地然後再清理天花板,最後又要再重掃一次也是常發生的悲劇

另外里維雖然潔癖很嚴重,但感覺R18成熟多了,大概是那種會大大方方在房裡換衣服然後嚇壞進來的室友的人吧。
可憐的室友 : 對對對對對不起......!(砰然摔上門)

然後在門外懺悔明明都是男的,而且要是他不想給人看見就該自己去廁所啊,自己為什麼要道歉還像個沒見過半裸男人的小女孩一樣地跑開辣,這樣好像對人家很失禮!((慢著

可是因為已經奪門而出了,現在氣氛正尷尬必須避避風頭,於是艾連在門外吃了晚餐餵了野狗野貓吹了下風還數了數星星,終於覺得差不多可以回寢室了。(ry)
:啊,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呢,真可惜... ...
可憐的室友:(可惜什麼辣我要削了他後頸然後找舍監換房!!... ...咦)

總之兵長就是個看看很酷,但在生活上相處起來很白目的人吧((ry

不過有個號稱最強的室友還是不錯的,比方說功課不會的時候,電腦壞掉的時候,馬桶或水槽堵住的時候,睡覺睡到一半出現超級大喇牙或超肥蟑螂的時候... ...而且室友如此殺,搞不好附近的混混誤以為你跟室友混得很好然後都不敢惹你了,恭喜賀喜啊艾連,至於關起房門來的事情如何,就留給房門內兩人的世界吧

 

- Apr 8

#兵艾

人果然是群聚的生物,其實時常會不自覺被和自己相似的東西/生物吸引,自己也會期待找到相知的另一半。
:艾連,我是個很難懂的人嗎?
:呃... ...

:那不然為什麼我總是無法遇見一個不邋遢的室友呢?

:... ...考慮去住單人房?
:給我去把你剛剛梳頭掉下來的頭髮撿乾淨。

:(神啊!為什麼不能給我一個邋遢的室友就好了呢?)

 

- Apr 8

#兵艾

阿爾敏表示很奇怪,米卡莎表示很欣慰,因為艾連最近學習變得很認真,每天早早就去圖書館報到,功課一下就做完了。
「趁著米卡莎不在,艾連,你要是有什麼隱情可以說給我聽的。」
「... ...我室友說晚上十點後還想開燈的就準備給自己點冥燈吧 !

後記:有這種室友,功課也好了,作息也正常了,完全沒有在外小鬼會有的通霄打電動惡習染身,再次恭喜賀喜艾連!

(真是自我安慰,因為我還沒有心理準備看米卡莎單挑里維 )

 

- Apr 8

#兵艾 (不小心打成「兵矮」 )(感覺越來越停不下來惹)

那一天(特指夏天),人類回想起被某群弱小但高頻又煩人又繁殖眾多的節肢吸血動物竊奪生命之液的日子。
:「我受夠了,這群傢伙,我發誓,今天一定要把牠們都殺了!」里維亮出美工刀,「來,蚊子們,都給我乖乖地別動,不然我就沒辦法漂亮地削下你們的肉了啊... ...

:「冷靜點啊里維!徒手對付這樣的對手太不智了,我們需要倚靠我們擁有的文明利器!」
:「什麼?」
艾連:「我買了蚊香。」

於是靠著某些人的才幹,今晚里維和他的室友及被薰昏的蚊子度過了平安無事(基本上)的一晚,可喜可賀。

 

- Apr 12

#兵艾

沒注意到室友最近愛上看電影的里維看著寢室的垃圾桶皺著眉。
「你不覺得你最近衛生紙用得有點多?」「別管我,每個人都有點情緒。」「幹嘛?你是被學長甩了嗎?」「不是!!!... ...什麼學長?」「留著淺色短平頭,比你高一些,很明顯對你那位陰沉的女性朋友有意思的那位。」「... ...約翰是我的同班同學!... ...等等,他喜歡米卡莎?」

後記:(... ...其實你根本很在意艾連平常都跟誰走在一起吧 )

(然後你無意中爆了八卦給你室友惹看怎麼辦 )

好吧,雖然不是很想用這個版本,但其實覺得講話髒髒的兵長問話大概會先說的是:「幹嘛?打OO用的衛生紙別丟在寢室裡,削了你哦

((ry

 

- Apr 14

#兵艾

「可惡...腦子跟這些數字就是無法對上啊!」對著數學課本奮鬥五小時後,艾連扯著頭髮憤怒道。
「如果我說下次考試名次較低的人負責打掃房間一個月,你會比較有動力嗎?」
「... ...我想我會趁你睡著的時候暗殺你。」

後記:不同情境的兵艾個性也不同啦,當室友的兵艾當然沒有像當兵而且艾連還被痛打過那樣會畢恭畢敬畏畏縮縮的(大概)

 

- Apr 14

#兵艾

想想兵長追求者一定也不少,雖然感覺那麼嚇人。
「嗨里維,這是我們昨天社團烤的餅乾。」「嗯?謝謝。」「這邊還有多的,拿回去給你室友吧!」
「太好了,里維,」艾爾文鼓勵道,「艾連會很感動的。」
里維對著餅乾遲疑一秒,想著這幾天艾連對著無聊電影痛哭狂抽衛生紙,讓他忍不住說了「你淚點真是低」,結果得來一個毫無攻擊性的淚汪汪瞪視。「不了,我怕我會弄哭他。」
「... ...?」

後記:奇怪,不是要講兵長的追求者

【回宿舍後】
「為什麼你又收到禮物了?!!!」

男人心海底針辣

 

 

- Apr 14

#兵艾 不玩室友梗惹
里維是個暗戀員工的上司。每次心愛的員工起身倒茶跑廁所就在背後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盯著看,看得整層樓的員工都涼涼的,被其他同事告知後還害小可憐都不敢在里維在的時候解決生理需求。(沒有歪)

里維看著艾連時內心BGM(ryyyyyyy):

 

- Apr 14

#兵艾

漢吉怒開門:「艾爾文!你看看里維,又拐走我家艾連。」
「妳是說他找艾連談事情嗎?」
談了四個小時又三十七分?!我整個上午都沒能見到我家可愛的艾連啊!這是蓄意綁架!濫用職權!... ...我決定去問問里維我能不能也加入。」
「... ...」

後記:漢吉... 在我心目中的某兩個形象:怪咖,艾連廚((ry

 

- 以上,以後大概一個月整理一次吧,反正噗浪我都拿來放腦補了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