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待補(?),先以文上。



這個下午,萊爾正在村裡的珠寶店等待老闆給他的那袋寶石估價。他旅行時總是沿路販賣自己精靈家鄉的特殊文物用品,其中不乏以珠寶交易的客人;可能是出手大方的貴婦人,也可能是油嘴滑舌的商人,精靈對人類總有種莫名的神秘吸引力。而對萊爾而言,珠寶黃金紙幣都是一樣的東西,他對這些人類或矮人很感興趣的東西並無太大熱忱,能不能拿去買他需要的東西才是重點。

 

看老闆似乎還需要好一陣子才能鑑定完畢,萊爾斜靠在店內的長椅上閉目養神。等會兒還得打場惱人的殺價戰。他不由自主的回想起總是會在這個村裡碰見的藍衣女孩,她也是挺惱人的,但至少說的事情還有點意思。剛才又碰見她了,這回她說了什麼來著......

 

門上的風鈴又響了,聲音清脆,萊爾睜開眼看去,門口站著個衣著破爛的瘦個男人,目光環伺,卻不像在找東西;他似乎很清楚自己為什麼到這來,卻還是覺得自己和這個光鮮亮麗的地方格格不入。老闆禮貌地迎客。

 

「需要什麼嗎?」

 

男人的手伸進大衣裡,萊爾注意到他手上沾有墨水,且微微打顫。「我想賣掉這個。」

 

男人掏出一顆幾乎有拳頭大小的寶石擺在桌上。老闆微微瞇起眼。萊爾示意老闆可以先處理這客人的交易,反正他那袋石頭應該更花時間。眼前的男人看起來老實,口袋邊露出鉛筆和紙片,看上去像個窮困的作家──但他帶來的東西實在可疑到了極點,一個窮作家絕對買不起的東西。

 

「告訴我,客人,」老闆拿起桌上的珠寶,漫不經心地查看,銳利的目光投向微顫的作家。「這個寶石是哪裡來的?」

 

「是我親戚過世給的遺產。」作家虛弱地說。

 

老闆垂下眼,一聲不響地把寶石擺回桌上,退後一步,「抱歉,這個我不能收,您請拿回去吧。」

 

作家紅了臉,火速收起石頭,老闆在他踏出店前又補上一句:「給您一個建議,把它放回去吧,那不是您的東西,也不會給您帶來快樂的。」

 

萊爾打量著作家離去的門口,回頭問:「不好意思,您認得那個寶石?」

 

老闆給他一個陰鬱的眼神,「每個行業都有每個行業的傳奇,大家都認得。

「好了,客人,讓我繼續處理您的商品吧。」

 

萊爾拿著他的錢走在街上,上次本來想在森林搭吊床,碰到一對古怪的老夫婦不說,還被巡邏的警察取締開罰。即使萊爾露出自己的精靈耳朵表示他能懂自然萬物的語言,絕對不是在破壞森林,那群警察的腦袋還是硬得跟石頭一樣,他只好回旅館去住。

 

空中一道刺眼的閃光吸引他的注意,抬頭卻只看到一隻燕子飛過。真是奇怪,這個季節,燕子應該都已南飛過冬了吧,是脫隊的孩子?萊爾難過起來,天氣已經開始變冷,再過不久也許就要下雪了吧,在這裡過冬的孤燕恐怕凶多吉少。也許他可以找得到那隻燕子......

 

他專心地思索著,直到差點撞上一群聚集的人群,他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童話村的廣場上。這個時間點大家都去吃晚餐了吧,聚在這做什麼?萊爾朝著他們的目光看去,發現一座斑駁的王子雕像。雕像上的金箔幾乎全都脫落了,露出青銅色的底。雕像的一個眼窩還嵌著紅寶石,在夕陽下目光炯炯。

 

「快樂王子......」萊爾喃喃說。他想起白天的小女孩說過的話:「對了,您見過村中的那個金色雕像嗎?那是過去一名王子的雕像,聽說他生活無憂僅有快樂而已,所以他被稱為『快樂王子』。但最近雕像身上的金箔和寶石似乎越來越少了,不知道是誰在做這種事呢,希望盡快找到兇手才好。再這樣下去,雕像有可能會被拆除的……」

 

「說什麼金色雕像,都剝落成這樣了誰還認得出來......」萊爾自言自語。不知道哪個偵探曾說,自言自語能幫助思考。「人類有時還挺無情的,是吧,快樂王子?」

 

萊爾忽然知道該上哪去找燕子了。

 

珠寶店老闆習慣每天醒來先喝杯黑咖啡,僕人總是會把咖啡擺在他床頭邊的矮櫃上。這天早上,當他拿起咖啡時,發現底下留了張字條。他以為是僕人的留言,睜著睡眼看:

 

「珠寶商閣下敬啟:

本人 快樂王子 已將身上所有珠寶金箔讓渡給真正有需要之人,請安心收購。

P.S.本人已請受讓人明早登門拜訪。

P.P.S.本人的一部份也將親臨貴店叨擾,請閣下切莫驚慌。」

 

老闆急衝下樓。在那兒,櫃檯上,放著一顆微笑的青銅腦袋。

 

這天早上童話村的珠寶店都忙翻了。他們被各式各樣的「真正有需要之人」包圍,聽說這些人昨晚不約而同地收到一張來自快樂王子的字條,要求他們明天明天一齊將王子致贈的珠寶金箔拿去兌換。珠寶商們又驚又疑地派僕人互相詢問,究竟該不該相信一張來路不明的字條、收購這些他們拒絕了好幾個月的商品?但是每個人的櫃台都出現了一樣青銅殘肢,即使只是青銅器,但也夠嚇人的。

 

最後珠寶商會決定,這些人只要有快樂王子的字條,就能將珠寶金箔拿來兌換。

 

「村裡最近怪事真多啊......明天魚販不會收到美人魚的鱗片吧......」

「媽媽,我們還會有座快樂王子的雕像嗎?」

「你如果天天都那樣快樂,也是快樂王子呀......」

「不過很多都是很好的人啊,聽說那個喬治先生也拿了個雕像肩上的藍寶石去的時候我就說,那怎麼可能是他偷的呢......他還不到雕像的肚臍高呢......」

「哈哈哈......」

 

旅店走廊傳來的喧鬧聲終於漸行漸遠,房裡的精靈翻了個身,咕噥句:「累死了......」

 

房間桌面上散亂著紙片和墨水,和一團溫暖的毛巾窩,窩裡一隻一樣累了好幾個月的燕子回以一聲同樣睡意濃厚的「啾」。

 

- END -

 

後記:

天了嚕!沒空畫出來,不過想想也許這篇用寫的更清楚,也更能交代這個精靈的性格。

BZ抽到的是紅色,但我似乎沒描寫很詳盡,其實萊爾有注意到燕子嘴裡叼著寶石,但他一開始也許並沒跟事件連在一起想,過一會兒才在廣場上將所有的事情連結在一起。快樂王子還是消失自我肢解了,但是幫助他和大家的燕子保全了,我還是覺得這是個快樂的結局。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