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發在蟻窩, 這裡和P站備份!其實覺得蟻窩的格式是最正確的(每段空2格,還有用word才打出的那種刪節號「……」會乖乖位在每行中間←強迫症),不過私覺得部落格版面勝過蟻窩一籌XD

歡樂向校園架空花邪!


下面正文:

  吳邪有個了不得的發小,舉校皆知。路經走廊師長恭,舉手成群小弟侍,投足大票妹子追,揮筆擺平成績單,今年還當了學生會會長,正可謂叱吒校園,好不得意。


  這個發小對誰都很好親近的樣子,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管師長小弟還是妹子都看得出來,可以真正親近解雨臣的人只有吳邪。


  大家表示好生羨慕,女同學手帕都要咬成破布。


  只有吳邪不領情,說那算哪門子雪亮的眼睛,他的眼裡只有吳家庭小精靈,什麼鬼差事都落到老子頭上,還連老子的掀桌技能都被他繳械了。


  解雨臣對此只笑笑表示:「親愛的,誰叫你很有潛力呢。」


  吳邪怒目瞪視:「你說什麼潛力?


  於是這天,吳小精靈又被解會長給抓去做運動會節目的苦力。天氣很不給面子,沒颳風下雨讓他們有理由罷工就算了,還出了個超級大太陽,晴空萬里無雲,操場上的男同學只想哪個好心人路過去把太陽給射下來,他們可以集資賞他份冰淇淋。


  吳邪的同學兼第一死(損)黨(友)王胖子第一個發作,拿著道具慫恿群眾:「冰淇淋沒有,咱們有水槍啊!反正這種天氣,衣服溼了也兩三下就能乾!」


  所有人看向吳邪,那邊正自暴自棄地打開寶貴的水壺,準備就地用裡面的水給自己洗個露天澡的動作立即頓住,看著胖子的眼睛都亮了,於是所有人眼睛也都跟著亮了──反正出事吳邪擋著,有吳邪擋著,解雨臣也會跟著幫忙擋。所有人立刻如飢渴的豺狼一般紛紛撲向水槍和水龍頭,戰爭沒兩三下就開戰了。


  那真是戰爭。


  所有被清涼水柱射中的人感覺就像上了天堂一樣,還有幾個舉槍自盡的人出現。


  吳邪夏天偶爾會跟小花和幾個朋友玩生存遊戲,面對王胖子的無差別掃射,他身上衣服早已溼得滴水,握著水槍一個熟練的旋身就躲到最近的一棵樹後,眼角立即瞥見那裡還躲了個人,手上拿著一個很粗的棍狀物。


  好傢伙,吳邪想,竟然拎了這麼大把傢伙偷躲在這,非等閒之輩!立即一槍朝那人射過去。


  那人竟然也不躲,抱著東西站在那。吳邪手上這把是加壓式水槍,水柱可以射得又遠又久,他們兩人就這樣隔著水光與穿透樹葉的日光呆呆相望。應該說,吳邪目光呆然,那邊冷然。


  水答答滴滴地從細緻的臉上滴落,他面無表情地伸出一手抹把臉,開口:「你知道我手上這什麼嗎?」


  吳邪立即倒退三步,再退好幾步,一直退到王胖子面前。王胖還不知情,樂得連射他背後好幾槍,見吳邪躲都不躲,奇怪問:「阿邪你是怎麼啦?中邪了還是剛去見閻羅了?」


  「見到了。」不知道是因為身上滴水或什麼原因,吳邪從齒縫迸出話:「比閻羅還可怕的東西。


  所有人回頭立刻都看到了:衣服半溼,頭髮半溼,俊臉全溼的學生會長。剛有水似乎嗆進他鼻子裡,他朝旁邊壓著鼻翼擤了擤,又轉過來吸吸鼻子:「我想說你們大概渴了,去搞了一大壺冰沙,現在看來你們是不需要吧?行,我拿去請老師。」


  「不!」聽見冰沙的吳邪就跟聽見玩水的吳邪一樣不可理喻,他用跑百米的速度撲過去,一把抱住解雨臣纖細的脖頸,「求放冰沙教教徒一條生路!您不能把我們的上帝我們的佛祖阿拉我們的信仰就這樣送上火刑台啊!」


  解雨臣給他勒得直哼哼,旁邊一干小弟都震驚了,那個尊貴的會長竟然還在笑呢。不愧是皇帝的寵臣,看來是沒事了。每個人不禁都對吳邪肅然起敬。


  沒多久,所有人都坐在樹蔭下,拿自己的杯子水壺盛著冰沙開吃。學生平常被壓抑慣了,想到現在同學還得在教室裡苦命的跟課本講義考卷奮鬥,忽然感覺自己儼然就是會自己開籠門的老鼠,表面看上去和其他老鼠沒什麼兩樣,其實暗地裡過著其他老鼠都享受不到的自由快樂的日子。啊,天氣真晴朗。


  只有解雨臣臉色不晴朗。他一手揉肩一手扶額,「等會兒有老師經過,我可不確定保不保得了你們。」


  「安啦,」吳邪滿嘴冰沙,口齒不清地說,「老師們最愛你了。」


  「要是校長經過呢?今天還有貴賓來訪。」


  「安啦,」吳邪硬著頭皮對他乾笑,「大家都最愛你了。」


  解雨臣一手支著頭看著那笑,吳邪唇上還有水光,不知道是和或是水,又或是融化的冰沙,看起來很軟很可口。他伸出手,往那頭映著陽光發亮的髮上揉,也忍不住笑:「那就好。」


- END -





後記:

這種一輩子就栽在你手裡的fu哦哦哦…

我還在想這篇是要當系列還是每篇都可以有些微不同。

話說P站的中文小說真的好冷,花邪加這篇一共三篇,我有沒有看錯...不過之後我會大力灌水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