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是首發蟻窩!我坑好多!(我不是想押韻)

tag:黑邪|花邪|可能有微瓶邪|歡樂向|惡搞+劇情

下面正文:


  吳邪發現自己飄在半空中的時候由衷說了那句老迪士尼卡通角色常說的台詞:


  「喔哦。


  根據老迪士尼慣性,這句喔哦完之後就是瘋狂自由落體play時間。於是吳邪就這麼掉下去了。


  爸爸媽媽,我要是死了就去怪阿寧姐姐吧!都是她要我打兔子的!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別人打兔子就不會打到老窩深幾層樓高還能讓成年男人掉下去的兔子洞去。


  那隻兔子是預謀好的吧?還穿著藍色連帽衣讓他誤以為自己找到一隻品種稀有的兔子!他太蠢了,竟然這都沒看出那是隻有智慧的兔子!


  下墜的吳邪一邊厲聲尖叫一邊在心裡給自己寫遺書;反正現在也沒人聽得到或看得到了,嚶。


  但這是愛麗絲的故事,所以他最後毫髮無傷地掉到了洞底的一堆柔軟稻草堆上。


  吳邪爬起來的時候還略微有點失望。跳樓也不過就是這麼回事?墊個稻草堆就不會死了是吧?而且這稻草堆還挺暖和的。


  怎麼搞的,現在的兔子活得還挺講究的,門口踏墊還設置暖爐。


  他正感嘆著的時候,忽然發現面前有條隧道,盡頭黑得看不見,不知通到哪。


  隧道壁上斜靠著瘦高的男人。這人完全沒因為他掉下來而露出任何應該有的驚恐表情。對他露出一個白齒閃亮的笑。


  笑什麼!吳邪窘。我就說吧,那個洞設在那是公共危險罪!這裡肯定常有人掉下來。


  然後他就看見男人頭上還頂著一樣東西。那是朵花,根部自然的消失在男人柔順的頭髮中。


  吳邪戒備的看著他。但戒備的不是男人,而是因為那花長得有點像食人花


  「你好,愛麗絲小姐,」 對方自我介紹,「我是解語花。」


  吳邪覺得這怎麼都不像人名吧,於是看著他頭上那朵大花:「哦,這是它的花名?


  「你眼瞎了看不出來它是長在我頭上的?


  吳邪想抱頭。爸爸媽媽這裡有個頭上長花還理直氣壯覺得自己很正常的人,那不正常的肯定是我了?


  這時,吳邪底下的稻草堆動了。


  那一刻吳邪不禁有點害怕。


  別告訴他稻草堆也是某個人頭上頂著的東西。那他不就是把人家的頭頂當門墊,而且現在還坐在上面!但請原諒他啊,前面那裡有個頂著食人花的瘋子,不管是食人花還是瘋子他都不想太靠近啊!


  門墊底下露出一團黑毛,黑毛底下是一張戴著墨鏡的臉。他爬出來的時候吳邪才發現他嘴上叼著菸,剛剛只有那根菸露出稻草堆。難怪他剛才看到草堆上一直吐著煙霧,原來不是燒爐炕的煙啊。


  「剛有人叫我嗎?」那張臉問,看看自己身上的吳邪,吹了聲口哨:「喲,今年的愛麗絲挺俊俏的,皇后要是不要可以給我嗎?」


  「沒人叫你,瞎子。」解語花冷冷說。「我們被分配在這裡站崗,不是讓你睡覺的,你以為我不會告發你嗎?」


  「整天打小報告,你會更不受歡迎的。」黑眼鏡打了個滿是煙霧的哈欠。「而且這裡太亮了,底下的光線比較適合我。」


  「你知道我今年情人節收了多少巧克力嗎?── 送人一半都還能吃上一年! 」解語花挺起胸膛高傲鄙夷地說,「愛麗絲,你可以站過來,順便把他的菸踩熄好嗎?」他邊說邊走到邊上一塊石頭坐下。


  吳邪看了那黑眼鏡一眼,對方回他一個笑。


  嗯,踩熄菸不是什麼高難度的動作,前提是這人不是躺著,而且那菸正被他咬在嘴裡。吳邪對解語花優雅的用詞肅然起敬,其實你是暗示我踩扁他的臉吧?但他家教良好,要這麼對待陌生人,他做不到。


  吳邪無奈,搶過他的菸,在地上捻熄。然後拍拍屁股站起來。


  「咳咳,抱歉,其實我是追著一隻兔子掉下來的。」既然這兩人都知道他掉下來的既成事實,他決定要解釋下好挽回自己顏面。「這裡是兔子家嗎?」


  「這裡是終極門口。」解語花說了等於沒說,但看他一臉果決又理所當然,吳邪決定換個話題以免顯得自己太笨。


  「呃,那你們有看到那隻兔子嗎?」


  這個問題問對了。吳邪有點得意地看到面前的兩個怪人都因為這問題頓住。黑眼鏡剛正在打打火石點菸,手滑石頭敲到自己臉上也沒發現的樣子。


  「老張又不見了?」他說完爆出一串咯咯咯的怪笑。


  「他剛還在的,」解語花扶額,對吳邪解釋:「他專業失蹤五百年。」


  吳邪大受感動:「你們也是追著他掉下來的嗎?」


  「嗄?」黑眼鏡邊敲石頭邊說。「追他做啥?」


  解語花動怒:「我怎麼會跟你一組?你到底有沒有參加說明會議?你不是瞎了是聾了吧?」


  「明明我沒聾也沒瞎的。」


  解語花再次對吳邪解釋:「我們是地下組織。那隻兔子專門替我們帶人下來,我們負責綁架。」


  吳邪看著他那良善正直的臉。長得好看的人常讓人感覺心思聰敏又天使,這個人其實只是長得好看而已吧。


  保險起見他還是問了:「呃,綁架誰?」


  他剛問完就感覺自己身體一緊,回頭只見黑眼鏡叼著沒點著的菸正拿著不知道哪變出來的繩子把自己五花大綁。


  入賊窩了!吳邪一秒屏棄良好的家教,在心裡罵了句法克。


  「當然是你啊,愛麗絲。」解語花說。


  「你瞎扯吧?我不叫愛麗絲!」吳邪對他吼完又對黑眼鏡吼:「還有你給我住手!欸欸欸欸欸你在摸哪!啊哈哈哈哈!」


  「身體素質挺差的,」黑眼鏡對他脖子肩膀腰部又揉又捏,舔舔唇,「但是挺好摸的。」


  「你不叫愛麗絲?」解語花問:「那你說說你叫什麼?」那表情好像認定吳邪答不出來一樣。


  吳邪在心裡怒。愛麗絲不是女孩子的名字嗎?他看上去像女的?


  「我叫吳邪。」他就著五花大綁的姿勢挺胸:「老子帶把的。」


- TBC -




後記:

感覺有可能會有瓶邪場出現(?)在考慮要不要改書名標題,不過等寫了後面章節再看看好了,還是主黑邪+花邪。我超愛情敵黑v.s.花的呀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