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腦洞開得很開心,希望不會雷到人XD

大家來噗浪陪我發瘋啦(不)

下面正文:


  吳邪憤怒的發現他們看上去真的很驚訝。

  「嘶,」黑眼鏡搓著下巴齜牙道:「別鬧我們啊,要是抓錯人或放錯人,我們回去都不好交代的。」


  吳邪冷眼看著他:「你要是想驗明正身──我是不會答應你的。」


  黑眼鏡立刻閉上嘴巴垂下手。


  另一邊的解語花從口袋翻出一台粉紅手機,開始喀答喀答的敲字。吳邪在心底驚嘆,這底下該不會還有自己的基地台吧?那他等等是不是也該傳個訊息回去報平安?


  哈囉,爸媽別擔心,兒子吳邪平安無事,只是在兔子洞裡和兩個男人聊下天,大概會晚歸,別忘了我的晚餐。我保證這輩子再也不打兔子了,可以讓我打阿寧姐姐一頓嗎?兒 吳邪。


  但他現在還被綁著,顯然做不到這種事。


  「好像真不是愛麗絲,」解語花闔上手機,吐口氣道。「怎麼搞的?」


  「女王不要他嗎?」黑眼鏡一手搭在吳邪肩上,舔著嘴說,無視掉吳邪縮縮脖子想挪遠一點的動作。


  「不清楚,那邊現在一團亂,」解語花說,「似乎女王養的那頭胖貓把池子裡的鯉魚都給吃了,女王架著槍在到處找他。還有啞巴張家被燒了,他只好離家出走,全部的人都找不到他。」


  「我們這裡有意思的人物很多。」黑眼鏡對吳邪說,又無視掉吳邪露出的不以為然表情。


  「不過既然你不是愛麗絲,我還是先把你送回去吧。」解語花起身說道。


  「就說了皇后不要的話給我嘛,而且他已經掉下來了,怎樣都不能放他走吧?」黑眼鏡說完看著吳邪:「其實我今年的新年願望,其中一個是希望上天掉個媳婦給我。


  吳邪堅定地看著解語花:「我什麼都不會對別人說的,這輩子都不知道什麼深幾百樓高的兔子洞,或是穿藍色連帽衣的兔子還有頭上長花的男人跟變態,請送我回去。」


  「欸,媳婦你不要偷罵我,我的名字是黑瞎子。」


  「我什麼都不知道。


  解語花看他那種大義凜然的樣子就失笑,也走上來拍拍他的肩,無視掉黑瞎子那句「欸你別亂摸上天給我的媳婦,會遭天譴的」,對吳邪說:「黑瞎子難得說了句有道理的話,保險起見我們還是把你送到女王那再做決定。」


  看吳邪的臉瞬間垮下來,他又拍拍吳邪臉頰,繼續無視黑瞎子惱人的「解語花你別太過分,吃別人媳婦豆腐不夠還偷罵人」旁白,安慰他:「放心,在女王決定要如何處置你前,我們不會動你半根寒毛。女王這人雖然兇了點又老了點又不是那麼好看了點,其實還是不錯的。」


  「你講得好像老跟不好看是種錯。」吳邪說,年輕又好看只是頭上長花的男人只聳聳肩。他嘆口氣:「我今天晚餐前能回去嗎?」


  黑瞎子從隧道壁上摘了朵磨菇討好的遞過去:「媳婦要是餓了,這裡有很多吃的,盡管吃別客氣。」


  「我還真不想跟你客氣。」吳邪惡狠狠道。


  解語花只是默默彎身替吳邪鬆綁,給他一個莫測高深的眼神:「要花多長時間不是我們說了算。放心,這會是趟讓你難忘的旅程的。」


  吳邪覺得自己心一下被懸起來了。


  解語花對他們打個手勢就往黑洞洞的隧道走去。黑瞎子湊在吳邪旁邊體貼地說:「我夜視能力很好,要是找不著路可以抓我或抱我或讓我抱你。」


  「有揍你的選項嗎?」吳邪問。


  解語花的聲音從幾公尺遠的地方傳來:「你們在磨蹭什麼?真不想吃晚餐了?」


  吳邪聽到晚餐立刻大步邁去,黑瞎子咯咯笑著緊跟在後。


  不知為何,眼前的情況很不妙,眼前的兩個人看上去也不對勁,但吳邪卻沒有很厭惡的感覺,就連那變態的黑瞎子他也說不上討厭。(只覺得他煩。)


  「嗯?」解語花突然說,「門堵住了?」


  「什麼門?」吳邪問。


  「怎麼堵的?」黑瞎子問,「不會是老張鎖上的吧?」


  「有可能,」解語花說,吳邪感覺他在皺眉,「但他幹嘛鎖上?」


  「什麼門?」吳邪又問,「我什麼都沒看見。」


  沉默半秒之後,一道光束在他頭頂高點的地方亮起,他還以為誰打上手電筒了,仔細一看那光是來自解語花頭上的花。那花咧開嘴,嘴裡放著光。


  原來不是食人花,是礦燈帽花!


  吳邪瞪大嘴:「太方便了!這是出生就自帶的功能嗎?」


  解語花表情有點得意。


  黑瞎子在後面悶悶的說:「我出生就自帶夜視功能哦。」


  「本來我們要從這門帶你過去,如果門堵住了,我們就只能再往深處走,看有沒有其他的通路。但我跟那變態也是第一次到入口外,更深的地方我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解語花解釋。


  「這門硬砸砸不開嗎?」吳邪問。


  「其實有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你不是愛麗絲,所以過不去這門,」解語花說,「這門只專為愛麗絲設的。」


  這愛麗絲面子真大,還有專用門。吳邪頓時覺得自己像打醬油的小咖,竟然還被一扇門拒絕。


  「好吧,不走門,」他妥協道,「但這樣是不是就繞遠路了?」


  「可能是,我說了我不知道。」解語花說,想起什麼的又補充:「本來門後有飯館的,但隧道裡大概是吃不到晚餐。」


  黑暗的隧道中,他們三人第一次情緒統一地露出失望的表情。


- TBC -




後記:

我再努力讓黑瞎不那麼瞎orz




有時候不喜歡在網上發文,其實我有個寫給自己看的Tumblr,要娛樂自己的話有那個部落格+噗浪腦洞就夠了。po上來就會去在意迴響或點閱率甚至追蹤數,總覺得就不是我寫故事的初衷了;雖然我也知道很多人是看了不會給任何回應的。

擺在面前的兩條,或三條路,大概還是會走原本那條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