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更以來第一次沒有寫到一千字啊啊啊(泣)
雖然看到這題目的時候就覺得應該長不了。
本來想多塞點腦洞,不過又覺得這樣剛好。

下面正文:



  下課時間,吳邪正搔著腦袋咬著筆桿和力矩專心奮戰,解語花一語不發地就出現了。


  把拎著的地理作業本往吳邪桌上一扔,拉來他前面的椅子,長腿一跨坐上去。吳邪看著他那一連串行雲流水的動作,再看看桌上的作業本:「來體驗庶民生活?」


  「你說什麼?」解語花一手繞過吳邪桌子,從抽屜裡撈出吳邪的作業本,在吳邪桌上攤平了,又非常自動地挑了一支吳邪的筆,開始抄作業。


  吳邪心想這就是光明正大的州官放火,警察搶劫,皇帝吃民糧,草民長見識了。雖然也不是第一次了。看那熟門熟路的動作還是忍不住想:你小子專業項目是抄作業嗎?


  忽又靈光一閃,解雨臣就是個端看你怎麼用的好角色,不用白不用。於是他一掌拍在解雨臣面前的作業本上。那邊盯著他的手頓一下,非常緩慢地抬頭,眼睛半瞇起,配在那張俊臉上,看起來很魅惑人。


  「物理危機,懇請殿下相助!」吳邪恭敬地說。


  「口責,」解雨臣說,「本王是日理萬機,沒空。你小子長點志氣。」


  「我爸說要是我這學期ALL PASS,就帶我們去溫泉旅遊。」吳邪利誘。


  「算上我?」


  「對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義之士──那是自然。」


  「成交。」


  一秒倒戈臣滿面春風地走回教室,沒多久就又拎著自己的作業本回來,兩人一起無視王胖子的「哎不知道檢舉這兩人有沒有獎金拿?」吐槽,埋頭苦抄。


  「欸,不過抄作業也沒辦法讓你考試過關吧?」解雨臣抄著作業有感而發的醒悟過來。


  「物理去死!」吳邪慷慨激昂地回答,一邊一筆揮了個大大的數字,像是在劈砍那長在他美好未來面前的荊棘一樣。


  解雨臣表情複雜地看了吳邪一眼,對自己嘆口氣。


  他把目光移回吳邪的作業本上,端詳起吳邪的字:「欸我說,你心裡肯定住著個老人,怎麼寫出來的字這麼老態龍鍾的?」


  吳邪也打量一眼他的作業本:「你的字也沒幼齒到哪吧?」


  「我這是現代行書啊,」解雨臣說,「洋溢著青春氣息的中學生版。」


  吳邪對著自己的作業抽了一下嘴角,心想你也就只剩這點青春尾巴了,帥哥爆炸吧!(完全忘了他們同年,自己也算小帥。)


  不過,說是這麼說......


  「看來看去,還是你的字順眼。」解語花說。


  「嗯,不知道為什麼。」吳邪說。


  「你們這是抄作業抄得心靈互通了,可以省點內心OS的口水嗎?」王胖子一手搭在椅背,回頭給他們一個大白眼,理所當然地被臉頰盪漾著青春玫瑰色的少年們心有靈犀地一起無視了。


- END -




後記:

其實我在嘗試把吳邪寫得不那麼OOC(對啦我自己知道他很OOC),就是不那麼青春洋溢又單純天真。(不是說你本人很老啊邪帝(跪))

話說其實,輕鬆向或者說是架空向的東西,我很容易就用完全OOC的台灣腔來寫(ry)


不忍說我的痞客依舊在被google搜索排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