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磨出洞了。不是,我是說磨出一篇花黎CP文了。

tag:解語花(解雨臣)x黎簇|黑瞎子x吳邪|各種警告,可以先看後記|請勿期待R-18,它只是內含下品(作者自爆)


下面正文:


  解雨臣和黎簇又吵架了。或者不如說是黎簇單方面火山爆炸,解雨臣在山底自動開闢冰河把自己冷凍起來,順帶也冷凍整間客廳的空氣。


  黎簇火山入侵不成反被冷氣嗆一大口,索性衝進廁所,還習慣良好的把門鎖緊,就這麼關自己關了一整天。


  當晚解雨臣寒著一張臉出現在吳邪家借廁所的時候是這麼說的。


  吳邪和黑瞎子兩人門神一樣一左一右手抱胸地站在廁所外給他做開導,一邊想著花美男上廁所的聲音都如此有氣質,還是個現充,快點爆炸吧;另一邊想著我可不想聽這個打擾別人情侶晚上卿卿我我的電燈泡上廁所的情況,小三爺要是想看別人在廁所的樣子,不如我們等等來發廁所噗類──噗噢


  在黑瞎子捂著遭受肘擊的肚子彎下腰去的時候,吳邪問廁所裡頭的解雨臣:「那你今晚要住這嗎?」


  「開什麼玩笑!」黑瞎子迅速抬頭,搥著廁所門板罵道:「姓解的你聽好了,情侶就該床頭吵床尾和,現在立刻給我滾回去把你家小鬼綁床上解決了,我跟小三爺的床容不下你──噗噢噢!」


  「你給老子注意下力道,你當我們的門是什麼做的,能給你當太鼓達人敲著玩啊?」吳邪罵,語氣緩了緩,又對著廁所門說:「不過小花,黑瞎子說的也有點道理,你也知道黎簇性格本來就衝,你比他年長許多,交際手腕也比他好……」


  「吳邪,我很累,」小花在裡頭悶悶的說,吳邪正意會著果然憋了一整天的量是會讓人吃不消的啊,就聽小花繼續道:「成天在外處理那些無聊的事情,回家我只想清靜清靜,若是交往個戀人也還得這樣累,那還不如……」


  吳邪嘆口氣,在倒趴地上的黑瞎子背上坐下,「你們的事情也不是我可以插上嘴的,不過就算要散,也還得散得有點理吧?留段斬不淨的感情在心裡也不好受,不是?何況我真覺得你們這還沒必要鬧成這樣……」


  「多學學我跟小三爺,」黑瞎子扭過一手偷襲吳邪的臀部,被吳邪半空掐住冷眼瞪過去。他咧嘴笑。「看看我家這口子,脾氣多爛,你得自己想法子應付,應付得來才能養得住他。」


  「你當你馴獸師啊?」吳邪皮笑肉不笑的說。黑瞎子只嘿嘿兩聲,手趁機掙脫,偷襲得逞,驚得吳邪整人從他身上跳起來,捂著屁股戒備地退到門邊靠著。


  「好啦,我跟小三爺話都說這麼多了,你尿也撒完屎也拉完了吧?」黑瞎子從地上爬起來,無視吳邪投來的衛生眼,「還是你跟黎簇找到什麼透過廁所溝通的渠道了?」


  「滾滾滾,」解雨臣在裡頭皺眉,「我才不想現在出去看你們兩個在我面前秀恩愛。」


  敢情您老大爺打一開始進門就躲廁所是這原因啊?倆門神在門外恍然大悟。




  解雨臣還是回去了。


  一進門只看到空蕩蕩冷冰冰的客廳,廁所的燈還亮著。


  「你是打算住裡面了?」解雨臣在門外說,「出來,我給你帶了吃的。」


  裡面沉默幾秒。解雨臣知道黎簇在思量。他畢竟還是個小鬼,有的是股熱血,但他也會怕,怕熱血退了之後已經錯過機會,眼前的人還理不理他。現在就是個機會。


  於是門開了。黎簇睜著一雙眼瞼發紅又叛逆不屈的眼,硬是不看他。


  解雨臣默默把塑膠袋遞給他,他搶過去,昂首闊步走到沙發上,拿出裡面的食物就開始大口嚼起來。那擺明就是「老子就坐在這兒,是個空虛寂寞冷需要關懷的青少年,快來找老子談」的意思。


  解雨臣失笑,走過去一旁坐下。


  「你小子要鬧脾氣也挑地點,霸占廁所是想憋死我啊?」


  「憋死好,憋得陽痿最好。」


  「我陽痿,怕你會枯死。」解雨臣補充,「乾枯而死的枯死。」


  「滾!」


  解雨臣笑了幾下,然後正色說道:「不是我不帶上你,你幾時見我出國是去玩的?」


  「我就見那個吳老闆也要去。」黎簇含著飯悶悶的說。


  「我說了,他跟我可是同行。」解雨臣壓下想揉額的衝動提醒他,越發覺得奇怪,「我又不是第一次和他出國,以前也沒見你這麼生氣啊,究竟是怎了?」


  黎簇遲疑了下,咬咬牙,「我…我見他行李箱裡還放了海灘褲和……和……潤滑液跟保險套……」他手微顫著,「你們是要去海邊……工作?」


  解雨臣頓時覺得自己知道了些什麼。


  我靠,他心裡罵,黑瞎子幾個月前找我偽造身分證護照就是打著這個齷齰算盤?吳邪要真在蔚藍海岸發現他,不把他墨鏡拆了,整人放沙灘曬成乾。


  這樣想想也不錯,解雨臣立刻決定,要冒著被吳邪當同謀的生命危險替黑瞎子保守這秘密。


  他咳兩聲,義正嚴詞地說,「你幾時看我把潤滑液和保險套塞你行李過?那他媽絕不是我幹的事。」


  黎簇回想一下,覺得有道理,正釋懷點,一陣羞愧感就湧上來了。吳邪和解雨臣一向走很近,他也不是不知道他們關係一向如同手足,自己就為了這麼點事吃這麼大的醋,丟不丟臉。


  他覺得太丟臉了,於是開始惱羞成怒胡亂遷怒。


  「我關廁所也不好受的,你是沒地方排解,我是沒東西吸收,餓一整天呢。」黎簇邊說邊敲著解雨臣膝蓋,「正值發育期的大好青少年是給你這樣對待的嗎?」


  「所以說,這不給你弄了營養晚餐來了。」解雨臣笑瞇瞇的揉揉他腦袋。


  黎簇感受著那手掌的溫度,心裡感覺好點了,又問:「所以你剛是跑哪去弄飯了?」


  「嗯,」解雨臣盯著他,「吳邪家。」


  見黎簇沉下臉,他又說:「黑瞎子也在那。對了,你知道他跟我說什麼了?」


  黎簇抬頭正想問「說什麼?」就見他瞬間湊近,體溫直接挨著他。黎簇一手捧著飯盒,一手去擋他。「哎,我還吃飯……」


  「他跟我說,情侶就該床頭吵床尾和……」解雨臣輕壓他耳骨磨蹭,低語道:「你覺得呢?現在去床上?我也餓得緊呢……」


  黎簇恍惚記得自己還曉得要把飯盒擺在桌上,但筷子似乎被碰掉了,喀啦啦的在地板上滾了幾圈。


  他雙手環上解雨臣頸後。


- END -




後記:

其實我這次猶豫了,猶豫著不該寫後記應該寫前言,或是警告標語,像是下品警告,屎尿警告,破壞花美男形象警告,中二(雖然其實是高中)少女小鬼出沒警告,整篇扯淡警告,作者卡文卡出洞了警告(雖然本來腦子就很有洞)。

謝謝各位看完了!

花黎毫無疑問是極地圈住民,我也是陰錯陽差萌上的,強強+年齡差太美好!(痛哭)

雖然只要有鴨梨就一定場面鴨梨山大很火爆,不過這對在我心目中就像是黑瞎子能克火爆吳邪一樣,花兒爺那靈活的手腕一定也能制伏黎簇的(各種意義上)。

對了,關於解雨臣家,這裡設定不是土豪豪宅而是他們自己在外租的公寓,或者說是黎簇自己租的公寓,解雨臣進去蹭床睡♥

不過這對我還在抓感覺。這不會是我最後一篇花黎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