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黑瞎子x吳邪|歡樂向惡搞|下品有所以上鎖

下面正文:

 

 

道上鼎鼎大名的黑眼鏡有個戀人,乃老九門吳家最新鮮一代獨子。此人生得玉樹臨風,英姿颯爽,平頭整臉,是堂堂十五公分之軀的小帥哥。

 

黑眼鏡皺皺眉:「我說寶貝兒,你這樣有點不好抱啊。」

 

吳邪站在枕頭上怒吼:「你當我樂意的?」

 

對於一個前夜還是站著勉強能跟黑眼鏡平視的一八一公分男友,究竟是怎麼一夕之間,變成只能躺著平視的這種科幻或奇幻問題,自稱不是文化人的黑眼鏡決定不追究,並且見怪不怪的以驚人速度接受了這個事實。

 

「別擔心,你說過,我瞎了你會照顧我,現在你變小了,我也會照顧你的。」黑眼鏡笑嘻嘻的說。

 

吳邪正為了該感動還是該替黑眼鏡難過,又或是該為了「你變小了」這種讓男人顏面盡失的形容詞替自己難過而糾結著,黑眼鏡就伸出兩指一前一後夾著他下半身捏了下,新鮮的說:「揉不了,捏起來還別有番風味。」

 

吳邪氣得對這淫獸咧開一口小牙。

 

吳邪把自己裹在衣服的領子裡,身為文化人養大的他,開始思索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約一個月前開始,黑眼鏡吊兒啷噹的來到他店裡,說他想放自己一個月的長假,硬是蹭了吳邪一間客房住下,整天在家給他煮飯洗衣,打掃伺候,活像個賢慧人妻──啊呸

 

吳邪覺得自己思路好像歪了,趕緊對自己吐口口水。

 

想想他昨晚也是和平常一樣,吃了黑眼鏡煮的飯菜,然後就被那淫獸連抱帶吻的哄上床……吳邪想到這臉刷的紅了。真是,跟什麼人住一起就會越來越那什麼樣,昨晚黑眼鏡說想嘗點新鮮的,他還真腦熱的就陪著做下去,最後那傢伙竟然在吳邪還含著他那兒的時候就──等等!

 

雖然思路依舊是歪的,吳邪卻覺得有盞明燈好像在腦內被點亮了。

 

莫非是……!

 

「想什麼呢,想這麼認真?」黑眼鏡已經起床穿衣,回過頭見吳邪臉色微變,問道。

 

「黑……黑眼鏡……」吳邪咬著牙關說,「你說我……會不會是吃了你的……什麼東西才變這樣的?」

 

黑眼鏡想了想,吳邪這個月不都只吃他煮的菜嗎?但他自己也吃了,感覺倒沒啥問題啊?

 

思索半秒後他立刻明白過來。他站在那和吳邪對望幾秒,接著兩人一起把目光挪向他只穿著條貼身內褲的下體

 

「不會吧,我活這麼久,第一次知道這東西還有這功用。」黑眼鏡搓著下巴道。「那下次要是遇上哪隻麻煩的粽子,不是用這個就可以……」

 

呸呸呸!」吳邪大罵。「當你子孫後代是哆啦A夢縮小燈嗎!」

 

黑眼鏡咯咯直笑。

 

「你想太多了,我身體再怎麼怪,也不至於有這種能力,不然都可當生化武器了。」

 

你本來就一人間凶器。吳邪心裡默念。

 

「但小三爺你若真懷疑是我,」黑眼鏡忽然正色趴到床沿上。吳邪看他那表情,不安地想到,雖然是挺天方夜譚的想法,不過黑眼鏡畢竟對他有感情,該不會刺傷他了吧?

 

就聽黑眼鏡繼續道:「不如我們再試一次,看你會不會再變小或──啊啊啊別咬肉都要餵給媳婦當早餐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這齷齪的懷疑,吳邪總覺得,對於他變小這事,黑眼鏡每次想到就樂得很。

 

總的來說,這早上對吳邪投下的震撼彈除了自己變小以外,大概就是黑眼鏡那臨危不亂,處變不驚的厚臉皮了。嗯,他剛說了厚臉皮嗎?吳邪不禁揉著額角。變小之後自己的腦袋是不是不比原本大小那般敏捷清晰了?

 

至於幾天後黑眼鏡再也受不了戀人這大小,讓他只能邊看著人家的香甜睡姿邊自己解決,卻無法有任何實際作為,而開始拎著行囊和吳邪四處查訪解決之道,就是後話了。

 

- TBC -

 

 


後記:

為了下品鎖R-18的文我還要寫幾篇啊(自我檢討中)

這系列大概不會每題都寫,呃呃,看情況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