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個題目順序,這章是這系列第四章哦!後記有更新相關的公告

下面正文:



  張起靈一般很少有太多情緒,他最近最明顯感受到的情緒,就是覺得他似乎被人針對了。而針對他的人,似乎是那個俊逸的現充學生會會長。


  他面無表情的表示不解。在他看來只有別人要針對解雨臣的份,解雨臣對別人向來是視若無物,孤高冷傲的才對。


  但因為他只在內心表示給自己看,因此除他以外沒人曉得


  張起靈回想下自己究竟是從何時開始察覺到解雨臣的敵意。他想到自己自從被叫去幫刊編社和學生會事務之後,解雨臣便一直態度模糊的力行假面關懷,實則奴役他的方針。因為很早前他便已從吳邪那裡聽說,奴役人的本性應該是長在解會長DNA上的(還有一些跟什麼小精靈有關的抱怨,但他發了個呆後就發現吳邪已經說完了),所以張起靈一開始還沒有太大感觸,只當社會見習,增廣見聞。


  現在再想想,這還不是最開始。張起靈繼續回憶,終於從各種穿插了發呆放空的記憶線路中,扒拉出他和解雨臣第一次見面的事。


  那時是下課,他正和吳邪及胖子圍一三角,吳邪和胖子猛揉他胸肌和腹肌,飢渴艷羨的問著「這到底怎麼練的?」「小哥,你肌肉嫌多嗎?分一塊給兄弟們如何?」,解雨臣的腦袋忽然就出現在吳邪背後,倚著窗口的動作風流瀟灑。


  張起靈從吳邪臉上看到解雨臣臉上,深刻體會什麼叫從夏威夷飛躍到北極圈。


  他看著解雨臣穠纖合度的手臂一伸,緊緊勾住吳邪脖子,還時不時拿自己臉頰下八蹭吳邪鬢髮,溫潤的聲音對吳邪說:「喲,新朋友嗎?趕快跟哥介紹下啊。」


  那盯住他的眼神一點都不像是要認識新朋友的樣子。張起靈對他皺起眉。可惜這動作被吳邪誤解了,他臉頰飛紅的掰開解雨臣的手臂甩到一邊,急匆匆對張起靈解釋:


  「欸欸你別誤會,這傢伙平常就愛這樣跟人勾勾搭搭的。」


  張起靈轉而對吳邪皺眉:「誤會什麼?」


  解雨臣也對吳邪皺眉:「你對我誤會才大了。」


  現在想想,那麼早就被人針對了,他竟然能現在才發現。難怪吳邪和胖子總說他是生活九級殘障,在這世道難以自力更生。


  不過張起靈只是愛發呆了點,實際上既不呆也不是吃素的。他略一思量,有了主意。


  某日,他又被解雨臣從吳邪身邊支開,在他搬完那些道具紙箱後,他拉著解雨臣在會議桌前坐下,解雨臣還笑著對他說:「怎啦,道具箱搬不動?那你自個兒休息就好了,拉我做啥?」


  張起靈單刀直入:「吳邪的事。」


  解雨臣一聽,眼神銳利起來:「願聞其詳。」


  張起靈沉默的盯了他半晌,直到解雨臣不耐煩的輪指敲著桌子催問:「就算我長得帥也不用特地拉我來盯著我發呆吧?」張起靈才又開口。


  「你,討厭我?」張起靈問。


  解雨臣莞爾,「不是跟吳邪有關的事?」


  「你,因為吳邪,討厭我?」


  這大概是張起靈記憶中,解雨臣第一次如此認真的打量他,他不知道其中一個原因是解雨臣一直以為他嚴格管控自己的說話字數在五字以內。解雨臣最後做了一個結論:「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很欠揍?」


  「你很喜歡吳邪?」張起靈學他以攻擊作為最好的防禦,「為什麼喜歡他?」


  解雨臣笑而不答:「這問題價值是讓我揍你一頓。」


  張起靈面無表情對他點個頭,解雨臣本還錯愕了下,就見張起靈直接起身,扔下一句「東西我都搬好了」便逕直走出會議室。解雨臣坐在那呆了半晌,思量這種明明應該是打贏了卻一點都不痛快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他最後下了個結論,八成是因為他沒成功揍到人。


  直到隔天吳邪一臉問訊的表情把他揪到一邊,質問他那張小哥怎麼說他問了解雨臣一個問題,解雨臣便要揍他,那到底什麼問題,他吳邪也想問問之前,解雨臣都是這麼以為的。


  從此,解雨臣的情敵檔案名簿上張起靈那頁便多添了個「影帝」的附註,外加棘手度五顆星不夠用的標示。


- END -




後記:

這章是花邪only,請別懷疑。

寫這章之前我就決定,不能讓小花贏得那麼囂張XD

大概因為盜筆原作這兩人給我感覺就是小花對小哥很針對(剛碰面那時),小哥對小花就是面無表情秒殺,這種小花明明很帥氣又很精明卻鬥不過小哥的感覺很刺激啊www 於是就想放到這來,作為情敵要是那麼容易被擺平,就不能好好調劑啦!(什麼歪理)

不過這章基本沒甜,殘念...

我真的太久沒寫歡樂向了,之後會週更這系列和夢境系列的。

最後一個小提點,吳邪不是對任何人任何事都臉紅的,自己都還不曉得為什麼碰到小花的事就那麼緊張的吳邪好ㄘ!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