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開始思考這樣品質到底O不OK了...

下面正文:


  因為距離作者上次更新已經過了一段恐怕有人想掐我的時間,所以讓我們在時間軸上跳一下,故事開始──


  吳邪揉揉自己腦袋,不明白他們怎麼忽然就撞上一塊巨石。


  他看看四周,頓時理解這個地底洞的世界還是照著邏輯走的──不是他們走著走著便走去撞巨石,而是那巨石飛來撞上他們的。(真是令人不愉快的邏輯。)


  吳邪看了眼因為給自己做肉墊而被敲昏在地板上的解雨花,面色陰冷地一把揪起旁邊多出來的那個青少年:「小鬼,賠我們礦燈來。」


  那小孩眼睛還畫著螺旋魚板的形狀,眨眨眼皮才看清吳邪的臉。他對這滿地狼藉露出一副狀況外的表情。


  「蘇萬呢?」





  蘇萬醒來的時候感覺不是太舒服,似乎有什麼東西壓在他肚子上。他才意識著那東西還是溫熱的,就被一把揪起,拉到一副大墨鏡面前:


  「小鬼,賠我媳婦來。」


  蘇萬大受驚嚇,下意識捂胸求饒:「我沒有那個功能的,大爺饒命!」


  黑瞎子盯著他,搓搓下巴若有所思:「有些事沒試過誰也不知道,有一就有二三四……」


  「大爺你別這麼變態,我還是未成年,你這樣會被紅心皇后審的。」


  「不會的,」黑瞎子說著拍拍衣服上灰塵站起來,「紅心皇后只會讓鯉魚竊案上法庭。」


  蘇萬驚恐的任黑瞎子把他拎起,嘴角的笑完全就是會幹出那種事的人,他呵護一世的仙子菊花就要亡在這變態胯下了嗎,但他們怎會是站著的,難道這變態──


  ──黑瞎子招呼也不打地,一拳直接朝他臉上招呼過去。


  吳邪揹著解雨花,他想到本來路上還想給他取個綽號叫「小花」,這時才覺得自己錯了,這人手長腳長又沉的,應該叫「重花」──嗯,聽著好像某家電信的諧音,還是叫「大花」好了。


  「我們是仙子,但我跟我的搭檔必須要在一起才能發揮作用,」黎簇還在那解釋著,也不管旁邊一個昏的一個醒的是不是有聽清他說些什麼。


  「啥作用?」


  「嗯,」黎簇說,「我揍他的話會爆炸。」


  什麼破仙子!上天對童話公主和他吳邪實在太不公平了!話到喉頭,吳邪良好的家教讓他把這句不怎禮貌的話吞了下去,換一句問:


  「我揍你的話你會爆炸嗎?」


  黎簇高傲地看他一眼:「這輩子還沒人敢嘗試過。」


  吳邪無語望岩洞頂,終於知道什麼叫小小身軀隱藏無窮潛力了。雖然他暗地希望這小鬼將來別成為國家棟樑,他感覺頗有把整國搞成恐怖組織的潛力。





  蘇萬感覺自己頭上長出一個行星系了,除了一片黑和幾個星點以外什麼也看不清。就聽黑瞎子在旁挫折地說:「嘖,難道搞錯了?還是得點火?」


  「不不不!」蘇萬急跳起來,不管頭上的行星恆星都撞在一起,「只有黎簇和我才能發揮功能的!」


  「誰?」黑瞎子一手捏著一塊打火石,整人看起來非常需要送警局或精神病院


  「是我的搭檔,」蘇萬乖乖回道,「我們是仙子,鴨梨揍我的話就會引發爆炸。」


  黑瞎子對這段話中正常人該有反應的部分一點反應也沒有,繼續把變態演繹得活色生香:「你是說,你把我媳婦炸飛了,可能還留了兩個電燈泡在他旁邊?」


  蘇萬頭皮一麻,呃呃啊啊的轉移話題:「你是怎麼知道爆炸是我們引起的?」


  「我剛看到你的時候你全身都著火,」黑瞎子轉身摸著被炸碎的洞穴搜索,「對了,你身上那衣服啥材質做的?竟然燒都燒不壞!回頭我也要一件。」


  蘇萬這輩子沒見過這種人。「這是仙子的衣服,我從有記憶以來就穿著的。」


  黑瞎子一秒棄標:「那算了,你還是賠我媳婦來。」


  蘇萬看他在那坍塌的地方忙半天,竟從碎石中弄開一個一人能過的孔洞。


  「你要炸洞穴做什麼?」


  黑瞎子指指地上一片焦黑的葉,那是解語花頭上掉下的:「電燈泡的殘骸。我媳婦八成在這條隧道後,本想讓你從那炸個缺口的,想不到這麼不好使。」


  蘇萬沒理會他嫌棄自己的言論,整段話他只聽出一個訊息:這變態原來早有對象了!


  蘇萬感覺自己好像要上絞刑架索套的人,忽然發現絞刑台垮了一樣欣喜。





  「所以,你明知道他會爆炸,為什麼還要揍他?」吳邪已經開始呼呼喘氣,有點想學學生時代和同學合作提很重的垃圾那樣,麻煩黎簇替他提半個大花。


  黎簇沉思一會兒,最後只聳聳肩:「鴨黎就是很難讓我不揍他。搞不好是種天賦?」


  「自己的暴力傾向自己救,別怪別人好嗎?」


  黎簇毫無懺悔之意:「我就是在說我,怎麼了嗎?」


  「鴨黎!」吳邪正想再繼續望著隧道頂思索「代溝」這個存活數世紀的重症,背後忽然傳來一道呼喊,他們轉身就見陰暗的另一頭出現兩個熟悉的人影。





  蘇萬和黎簇一看到對方立刻朝彼此飛奔過去,吳邪本還瞠目結舌想著現在小鬼真熱情,但是非禮勿視,人家歡樂大團圓搞不好會感動落淚呢,太恐怖了


  於是他轉個頭,立刻發現黑瞎子也跟在蘇萬後面奔來,即使在陰暗的隧道陰暗的瀏海陰暗的墨鏡後,也掩蓋不住他臉上春花朵朵開的狂喜。


  吳邪當機立斷的抓起背上的解語花:


  「大花火箭砲!」


  砰轟──


  爆炸伴隨著黎簇落在蘇萬身上的拳頭爆開,吳邪這次連「喔哦」都還來不及說,就眼睜睜看著那三人一起被炸飛。沒飛多遠的解語花一下被彈回來,吳邪最後只記得在內心memo:「老子下次再也不跟十公斤以上的人一起歷險了!」


  接著就換他做了解語花的肉墊,昏了過去。


- TBC -

 



後記:我也想昏過去~

總覺得這兩天寫的沒有以前滿意,可是不寫又會自我感覺不良好(r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