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告 版 位
(2017.01.23 update)
❖所有圖文請勿無授權轉用 ╳ 任何討論指正都歡迎
◆ 常駐地:這裡、噗浪、Ep、Tumblr、PIXIV
◆ 不定期刪圖文◆◇ R-18一定鎖,密碼見密碼提示
◆ 近期同人主食:HQ|兵艾|鬼徹
◆ 詳細涉獵與愛好在噗浪自介

>>

翻到以前寫的短篇。這是入腐圈之後喜歡的第一對CP,到現在依然。初加雲也很愛。有機會依然想創作他們的故事:>

這篇文當初寫的時候心裡很亂,不甚滿意,現在看卻覺得有寫出某種我腦內的DH,因此稍微改了一些地方放上來了!

因為部落格字體不知怎搞的會亂變,覺得不好閱讀,就弄成圖放上來了。→12/23更新:痞客邦客服太棒了QдQ,好有禮貌又有條理地解決我兩個蠢問題!!一天到晚用笨問題去麻煩客服真抱歉,拜託開個欄讓我告白吧!!愛ㄕˇ你們惹!!!

 

對了,word裡把字選起來→複製→在貼上那裡選「選擇性貼上」→弄成圖片→另存成圖片,可以做出很清晰又維持格式又沒有轉圖網站水印的文字圖檔哦!!!

 

 

 

 

萬劫不復

 

 

 

CP:DH

 

tag:糾結BOSS|HE

 

 

 

Text

 

剛開始時,一切都很措手不及,卻令人陶醉。回想起來,迪諾從沒想過自己會愛上雲雀,那時卻也愛得快樂。

 

 

 

「你最近,很無趣。」

 

那天,雲雀在一個打架的中場這麼對迪諾說。

 

迪諾看起來先是驚訝了下,接著沉默片刻,問道:「告訴我,恭彌,如果哪天我不見了,你會難過嗎?」

 

「你是說,死了?」雲雀淡淡地舉起拐子,「弱小的草食動物,有什麼好為其哀傷的?」

 

 

 

「但我指的不是死了,」迪諾忽然說。

 

面前的羅馬利歐點點頭,邊把文件放到迪諾的桌上邊說:「別難過了,BOSS。」

 

「恭彌感覺並不是很在乎我,」迪諾轉著筆繼續說。

 

「因為你很強啊,不需要他擔心。」羅馬利歐安慰道。

 

「對,他覺得我強,」迪諾苦澀地說,「所以他看到我時,就只會想到要咬殺我。」

 

「至少你們不愁沒事做嘛!」羅馬利歐若有所思地補上一句:「記得和恭彌見面時要帶上手下哦,BOSS!」

 

「為什麼?我偶爾也想安安靜靜地和他獨處啊!」迪諾憤慨地抗議。

 

 

 

客觀來說,愛上雲雀恭彌是痛苦的。不知怎地,迪諾一直相信他不是冷漠之人,在他內心深處,有一股孤高的熱情(也許是從他那雙枴上感受出來的)。但他不能把握其中是否有他的份。他也無法問。

 

迪諾幾次想放棄。他已二十有餘,清楚感情之事不如戰場不如生意,無法強求。雖然某部分的他童心未泯,但總的來說已經是個成人,一肩扛起家族重擔多年,他總是能做到理智上明白應做的事,包括愛人與不愛。

 

但這次卻不行。

 

迪諾想,也許是因為他還在日本,幾乎朝朝夕夕與雲雀相處,每見他一次,前一天下定的決心就破碎一次。但這種情形不會長久,因為他終究會離開。義大利才是他的歸所,那裡才有加百羅涅。

 

這麼一想,迪諾倒是放寬了心。於是日子繼續;迪諾依舊偶爾全心深愛,偶爾掙扎心碎,卻從未對雲雀說過,永遠只給他最純粹的笑。

 

 

 

在夏季一個稍嫌悶熱,但晴朗無雲、星子醒目耀眼的夜晚,雲雀難得同意和迪諾獨處,什麼也不做,就只躺在草地上賞星談天(雖然大部分都是迪諾在說話)。

 

當雲雀問他,「為什麼我們要做這種沒意義的事?」時,迪諾沉默一會兒,說道:

 

「你還小,也許不能體會,但有天我們會分開。只不過現在還沒,我們應該盡情快樂。」

 

雲雀聽了,一言不發地坐起來,迪諾沒回頭看他,更沒阻止他起身離開。

 

隔天迪諾就出發前往義大利,臨走前沒費力去找雲雀告別。他如自己所言,盡情愛上,盡情享受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他希望,這次走了,一切都結束了,包括想念,包括痛苦,包括快樂。

 

 

 

「所以,目前為止,我表現得如何呢,羅馬利歐?」迪諾愉快地問道。

 

羅馬利歐停頓一下,「我覺得,你應該回日本去。」

 

「為什麼?」迪諾很錯愕。

 

「醫藥室的購買清單寫得很清楚,」羅馬利歐彈著一小疊釘在一起的紙張,「這個月的藥品跟繃帶都double了。」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迪諾抗議,「我們是黑手黨啊。」

 

「但我們這個月都在處理金錢文書事務,沒有惡鬥。」羅馬利歐指出,「那些都是BOSS你獨自出門後回來用掉的。」雖然眾部下直到現在都難以相信,迪諾的無意識自殘等級竟然還有提升的空間,但現在看來是不得不面對事實了。羅馬利歐看著轉筆都能刺傷手的迪諾無奈地想。

 

迪諾沉默片刻,「讓我考慮一下。」

 

「你要回去,把這件事處理完,否則總是不能平靜。」

 

「用什麼立場?」迪諾苦笑著問,「我只是他暫時的家庭教師,我們沒有交往,我甚至連『喜歡』都沒對他說過。一切只是……」迪諾沒繼續說下去。

 

羅馬利歐只是憐憫地看著他,「這,就要看你了啊,BOSS。」

 

 

 

但迪諾想念他。即使雲雀對他的情感只有戰鬥用途,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更多。

 

當一種感情很熾烈時,令人懷疑它的真實性,也許那只是一時的激情,燒得猛烈也止得迅速;可時間流逝,想起那人時心律平穩了,思念卻不減,彷彿已是一種信念。

 

迪諾看著窗外陽光燦爛,又是晴空萬里,好像萌生了一種新的信念。

 

 

 

前陣子,迪諾才剛從義大利回到日本,來到並盛。雲雀依然在這,從沒離開。再見到他時,感覺恍如隔世,不真實的感覺無比清晰。直到雲雀揮出的拐子打上來,他猝不及防,被揮倒在地。雲雀俐落地把拐子甩回原位,面不改色地說:

 

「好久不見,跳馬,變弱了嗎?」

 

真實得一如往昔。

 

記憶和情感如潮水般湧上,窗外雲層翻滾,露出的陽光照在雲雀黑色的髮上,迪諾對上那雙熟悉的鳳眼,微笑起來:

 

「沒有哦,恭彌。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結果,那天迪諾還是忘了告訴他,他是他認識的人裡面,唯一一個會拿揍人當招呼語的。還有,他真的無比懷念擦身而過時,他身上的味道。

 

 

 

「恭彌,如果,有種情況,我們不會分開,你想聽聽嗎?」

 

「什麼?」

 

「萬劫不復。」

 

「哇哦,聽起來挺刺激的。」

 

 

 

- Fin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狗骨頭

墨犬☠ Ink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喜歡好喜歡!!!!寫得太棒了!!!
  • !謝謝喜歡>//////<

    墨犬☠ InkDog 於 2017/01/23 23: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